全球抗通胀走向何方


2022年上半年,俄乌冲突引爆全球通胀,全球CPI同比增速从2021年的4.3%跃升至7%以上,仅次于20世纪70年代。尤其是5月,美、欧、英、加、澳都处于通胀失控的边缘。在各方压力下,各国央行转向鹰派。笔者认为,在货币紧缩、周期性因素的作用下,经济下行明显,最终走向衰退甚至危机。

抗通胀成为各国首要目标

2022年上半年,全球通胀加速,预计全年全球通胀率将超过8%。

为了遏制通胀,各国央行纷纷采取紧缩措施。美联储3月以来已经加息4轮总计225个基点,最近两个月加息各75个基点,创下40年来最大升幅。7月,欧央行超预期加息50个基点,是10年来第一次走出了负利率区间。自此发达国家(日本除外)都开启加息周期。目前,G20(二十国集团)成员除中、日、印尼外,都启动了加息。此外,美联储还逐步加大缩表力度。

目前,货币紧缩已经开始初显效果。虽然CPI还在上涨,但核心CPI已经连续4个月回落,从3月的6.5%下降到7月的5.9%。美联储重视的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也已连续2个月回调,从3月的高点6.6%下落到5月的6.3%。核心PCE价格更是从2月的5.3%一路下跌到6月的4.8%。

目前,大宗商品市场等高频指标显示通胀有望进一步回落。例如,有色金属、粮价、油价已经从今年高点下跌了三成、两成和一成。但通胀黏性和通胀预期不可忽视,可能掣肘美联储抗通胀的努力。虽然美联储加快了加息步伐,但美通胀预期回调速度较慢。美联储3月加息后的5个月中,密歇根大学的美1年期通胀预期从5.4%回落到7月的5.2%,但仍然高居40年峰值。5年通胀预期则从3%回落到7月的2.8%,也处于2015年以来的次高点,照此推算,未来两年通胀都会高于3%,远远高于美联储2%的目标。即使届时经济出现了衰退,美联储改变货币政策也会受到掣肘。

美联储的加息慢于市场曲线,结果是路径比预期的陡峭。美联储6月和7月分别超预期加息75个基点,使得目前2.5%的基准利率水平已经达到上轮加息的顶部,短短5个月加息幅度走完了上轮紧缩周期5年走过的路(2014年~2018年)。但由于价格黏性和俄乌冲突等因素,通胀有可能缓慢回落。例如,劳动力市场的紧张状况仍未彻底解除,失业率仍然在3.6%的历史低点,这种成本推动型通胀将带动全球利率居高不下。这将从根本上逆转2008年后全球低通胀低利率的局面。如果通胀居高不下,加息周期末端利率将会超过美联储点阵图显示的3.5%~3.8%。该水平虽然不如2004年加息末期6%的高点,但远远超过美联储估计的中性利率2.5%的水平和疫情前水平。考虑到各国宏观经济杠杆率远远超过疫情之前(目前美国各类债务余额与GDP比例高达380%),高利率将会产生巨大的收缩效应。

近期各国财政政策刺激力度和未来空间大不如前

疫情期间各国推出的财政刺激政策现已纷纷转向。以美国为例,拜登政府上任伊始力推的2万亿美元的重建美好法案遭到两党反对,已经搁浅。6月,由于高通胀,拜登支持率创下36%的新低。美国会预算办公室(CBO)预测,财政赤字将从去年的2.8万亿美元下降到1万亿美元,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仅4.5%。相比之下,前两年美财政赤字占GDP比重约14.9%和16.7%。为此,拜登在美媒刊文,提出了修复供应链、改善基础设施、打击外国货运公司涨价、降低药价、新建100多万套住房、削减联邦赤字等抗通胀计划。由于2022年中期选举结果难料,拜登实现上述计划并不容易。

欧盟经济增长放缓,与欧盟各国财政刺激政策的退出有关。疫情头两年,欧盟临时松绑了各成员国的预算约束规则,造成欧元区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分别达到7.1%和5.1%,多数成员国债务水平明显上升。目前,欧盟各国国债收益率差别拉大,意大利和德国差距扩大到大约200个基点,接近欧债危机水平。各国对如何控制债务增长分歧较大,拖累经济增长。此外,欧盟经济面临投资疲软、高技能劳动力短缺等结构性问题,欧盟委员会多次调低了今明两年的欧盟经济增长率。恶化的债务包袱限制了未来财政扩张政策空间。三年来,疫情冲击、防疫封控措施和财政纾困政策,各国普遍出现减收增支的窘境,大大加重了各国债务负担。2021年末,不仅是新兴市场,发达国家的债务总额占GDP的百分比也远远高于2008年。其中,美、日、德、法、英、意为137%、266%、69%、113%、151%、96%。美国的数据甚至高于欧债危机时期的意大利。

供给受变异毒株、产能瓶颈、俄乌冲突和逆全球化等制约

此轮通胀只有1/3是由需求驱动,2/3是由供给短缺造成。目前疫情虽有好转,大多数国家开始全面开放,但新毒株BA.5的高传染性还是会损害劳动参与和产出。俄乌冲突的长期化也会加剧供应链扰动和民粹主义思潮。

产能利用率开始触顶回落。当下全球需求下降较快,国际海运费率和美国港口、卡车运输改善,供需缺口迅速缩小。美国产能利用率已经出现拐点,从4月的81%高点连续回落2个月,6月在80%,低于预期的80.6%。由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和融资成本上升,美国资本开支并未提升,7月为0.7%,低于趋势线。

库存周期正在从2021年主动补库存转化为被动去库存阶段,显示供需紧张程度缓解。批发库存环比变动率从2月的30年高点2.8%下降到6月的1.9%。即使如此,库存变化连续三个月接近2000亿美元的天量积累。美国扣除国防行业的耐用品订单增速从1月高点3%一路下跌到7月的0.4%。沃尔玛、苹果等零售巨头二季度财报披露销售明显放缓。

“摩天大楼魔咒”是否再次应验

世界摩天大楼指数又创新高。1999年,德意志银行证券驻香港分析师安德鲁·劳伦斯提出“摩天大楼指数”的概念,揭示高楼刺破天空之时往往预示着经济危机。

未来两年,世界各地又有许多大厦刺破天空。在非洲,埃及新行政首都CBD项目标志塔建筑高度385.8米,建成后为非洲第一高楼。在东南亚,位于吉隆坡的Merdeka 118大厦高度达到678.9米,将于2022年底竣工,成为东南亚第一高楼。在中东,预计2023年建成的沙特吉达塔高1007米,又将超过迪拜塔成世界最高建筑。

越来越多迹象显示全球经济进入下行周期

与以往货币紧缩不同,目前全球经济周期已经接近拐点和下行波段,很可能正在直面衰退期。本轮周期从2019年年中高点开始至今已经走过了36个月,接近40个月左右的基钦周期(36~46个月)。疫情期间的补库存已经变为疫后的去库存,5月、6月扣除国防物品的耐用品订单增速接近0。美国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从3月的高点58迅速回落,7月已经处于跌破荣枯线的47。

往前看,几乎所有国际机构和投行都在调低全球增长前景。2021年下半年以来,国际组织和投行都纷纷下调全球增长前景。IMF 已经四次调低未来两年经济增长前景,最新的7月预测进一步降低到3.2%。6月,OECD预测从去年12月的4.5%下调至3%。

从领先指标看,经济增长拐点已经显露。OECD综合领先指数已经连跌11个月,从2021年7月高点的100.4连跌至2022年6月的96.5,连续10个月低于荣枯线,而且目前水平甚至低于2016年美元加息期的最低点。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也低迷了9个月,从2021年10月初本轮高点的5650跌至7月15日的2150。

从GDP的最终用途看,美国经济增长主要动力的消费后劲堪忧。由于疫情救助停发和工资涨幅跟不上通胀,美国经济火车头的消费正在熄火。美国消费占GDP的70%,与人均收入水平、就业情况和消费倾向三者高度相关。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从4月的65下跌到7月的51.1。

从行业来看,加息已经并且还将继续对利率敏感行业构成重大冲击。利率敏感行业主要有房地产、汽车和资本品行业。美国房地产、汽车和耐用品的产值分别占GDP的12%、4%和10%,并通过产业链和乘数效应,影响面远远超过上述比重。未来,房地产将会从此轮经济增长动力变为阻力。

因此,目前许多央行抗通胀行动最终可能会以超预期和超调的情景结束。俄乌冲突加剧了对能源、粮食和金属供应的担忧。6月,美国能源和食品价格同比增速分别高达41.6%和10.4%。今冬欧洲能源短缺还可能恶化,如果8月欧佩克会议不能达成决议规模增产,市场普遍预测冬季油气价格继续飙升,油价可能会再站上150美元。由于许多国家使用玉米生产乙醇汽油,而美国今年取消了乙醇汽油的添加限制,油价还会带动玉米和其他粮食价格上涨。最终,联储被迫过度和超期紧缩,造成市场超调。

由于新冠病毒传染性奇高,各国的经济周期已经几乎一致,主要国家财政货币政策周期也是罕见地高度趋同。但主要国家又缺乏2008年金融海啸的政策协调。因此,各国政策负面溢出效应和同频共振效应将可能放大全球经济的波动,威胁经济金融稳定和安全。

更多国家可能滑入债务危机

三年多的疫情重创了各国。一些发展中国家饱受“四高一低”的困扰(高债务、高逆差、高通胀、高利率,低增长),宏观经济政策少有空间。例如,一些商品进口国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比例高,远远超过4%的警戒线,比如缅甸(4%)、约旦(8%)、柬埔寨(12%)、蒙古(12%)、格鲁吉亚(10%)、吉尔吉斯(9%)、塞浦路斯(12%),这些国家容易受到商品涨价和资本逆转的冲击。

全球通胀及利率高企的风险将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困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估计,处于或很可能陷入债务困境的低收入国家的比例已从十年前的20%左右上升至60%。目前,赞比亚、乍得、斯里兰卡已经要求债务重组,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向IMF提出了救助申请。未来,如果全球通胀持续高烧不退,通过成本上升和通胀风险溢价到发展中国家跨境传导,推高发展中国家的融资成本。美元流动性收紧则继续影响企业境外市场融资可得性,则债务危机范围还将扩大。

美元强势也加速发展中国家的资本外流。由于美国相对的高增长、高就业和高通胀,使联储有更大的紧缩空间,预计将支撑强势美元。美元指数从2020年3月的低点83反弹到2021年末的96,今年上半年加速升值,6月站稳在104,7月一度突破107,达到了20年来的新高。随着全球加息和流动性的收紧,可能带来股市、大宗商品和新兴市场货币回调,以及新兴市场资本流入逆转,使得发展中国家债务再融资难度加大。

面对资本流动逆转,新兴市场国家几无政策空间。这些国家早在2021年初就开始加息,目前利率在高位。例如,阿根廷、巴西、俄罗斯、墨西哥、印度、南非分别为52%、13.25%、9%、7.75%、4.9%和4.75%。巴西和阿根廷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较高,分别为89%和81%,加息严重拖累增长前景,两国今年增速不到1%。

美元加息也会对发达经济体产生不利影响。考虑到新兴市场目前GDP已经超过全球半壁江山,新兴市场的债务违约可能会蔓延扩大,最后反噬发达经济体。

综上,在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收紧货币政策的情况下,全球经济将会继续下行态势,并且有相当概率出现硬着陆。一些经济体可能会出现债务危机。央行的决策面临一边是通胀、一边是危机的两难境地,成功的加息路径很可能是刀刃那么薄。

(温建东系剑桥大学管理学会会员、经济学博士,李永宁系天津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金融学博士后)

文章作者

温建东

李永宁

关键字

全球通胀全球经济美联储硬着陆债务危机

相关阅读 从地缘经济角度看待俄乌冲突的“危”与“机”

从地缘政治经济角度,如何看待俄乌冲突的“危”和“机”?

29分钟前 IMF首席经济学家答一财:担心美联储加息溢出效应,新兴市场面临三重冲击

古兰沙说,全球主要央行的紧缩政策目前导致的溢出效应相对有序,事态尚未出现混乱。但担心未来能否保持下去。

07-27 13:11 倒春寒的煎熬

7月5日高点以来市场经历调整,本质上我们认为是市场在经历明显修复后基本面跟不上。在微观层面上,当前投资者对中报的关注度较高,我们在《借鉴20年,看中报盈利下修的影响》中分析过,借鉴2020年疫情冲击下,7-10月A股盈利预测大幅下修,市场经历前期大涨后估值回升到中高位,市场进入震荡调整阶段。海外方面,目前潜在影响最大且市场最关注的还是美联储加息和美国经济。而在大幅加息的预期下,市场对于美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仍较难缓解。前期市场上涨时北上、杠杆资金明显流入,7月以来北上资金转向流出、杠杆资金流入速度放缓。

07-25 11:47 新闻观察丨通胀恶化 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再次激进加息

07-23 16:58 IMF:密切关注斯里兰卡局势,望尽快恢复相关谈判

斯议会将于本月20日选举产生新总统。

07-12 11:47 一财最热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2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