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10天市值缩水37亿,中科蓝讯业绩下滑,高存货埋藏风险


基本盘不稳固的中科蓝讯,高估值还在持续缩水。

7月15日,音频芯片企业中科蓝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功登陆科创板,发行价格为每股91.66元/股,发行市值109亿。

2016年成立时注册资金仅10万,从华强北起家一路跑到上市,中科蓝讯的商业逆袭故事可以说相当励志。只不过,来到二级市场后,中科蓝讯却遭遇未曾预料的滑铁卢。

上市首日,开盘即破发,直至收盘跌幅达到29.85%。10天之后,中科蓝讯的股价已连续下跌至59.89元/股,百亿市值蒸发至不足72亿。

作为白牌TWS蓝牙耳机之王,中科蓝讯近年的TWS蓝牙耳机出货量已跃升至全球第二。有这样的成绩打底,为何资本市场却不肯为其买单?

【业绩不佳,降价保市场】

上市首秀当日,中科蓝讯的表现令打新的投资者大跌眼镜。开盘仅一分钟,股价跌幅就已迫近30%。

A股再现久违的大幅破发,其背后除开被吐槽的发行估值偏高之外,更多是中科蓝讯的业绩和市场表现难以支撑期望。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中科蓝讯营收分别为6.46亿元、9.27亿元和11.24亿元,同期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49亿元、2.06亿元和1.95亿元。

去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反映了中科蓝讯的业绩疲态已现。而事实上,其营收增势得以维持,也一度程度上依赖于产品降价。

中科蓝讯表示,由于无线音频SoC芯片市场竞争较为激烈,公司为提升市场占有率,相应调低了销售价格,主要产品的平均单价总体呈现下降趋势。

2020年,中科蓝讯TWS蓝牙耳机芯片、非TWS蓝牙耳机芯片、蓝牙音箱芯片、其他芯片销售单价,分别同比下滑13.65%、6.07%、9.32%、12.67%。

2019年-2021年,中科蓝讯的毛利率连续下滑,依次是28.56%、26.7%、25.78%,三年下降了2.78个百分点。而招股书中提到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在2019 年、2020 年的毛利率平均值,皆超过32%。

然而,原本就打性价比牌,再进一步压榨利润空间来力保市场地位,也只是种无奈之举,同时效果也十分有限,并非长久之计。

今年一季度,中科蓝讯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下滑,营收同比下降5.72%,净利润则下降15.99%,业绩下滑趋势再加剧。

而对于整个上半年的业绩,中科蓝讯也持悲观态度。中科蓝讯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5.39亿元至5.5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63%至9.68%;预计实现净利润1亿元至1.05亿元,同比下降25%至29%。

业绩表现不佳,中科蓝讯在首日破发后股价仍持续走低。截至25日收盘,其股价已跌破60元,百亿发行市值缩水近四成。

【研发投入过低,困于“性价比”】

中科蓝讯发家,源于苹果公司引领的蓝牙耳机潮流。在2016年苹果将iPhone7的3.5毫米耳机接口拿掉,并发布堪称市场“风向标”的第一代AirPods后,TWS蓝牙耳机市场被引爆,华强北生产平替的白牌耳机公司也随之迎来春天。

凭借低价优势,中科蓝讯在这波机遇期快速成长,并于2019年和2020年迎来爆发,但市场竞争加剧,品牌耳机日益挤压白牌市场,以及消费电子产品销售下滑的大环境,都直接成为刺破中科蓝讯增长美梦的利刃。

近几年,品牌耳机的出货量增速一直高于白牌,一个可以预见的大趋势是,未来白牌耳机的生存空间,会被品牌耳机一步步蚕食。

而中科蓝讯也并不是借TWS耳机风口成功上市的孤例,同样在华强北闯荡出来的洛达科技、恒玄科技早已先后上市。

与这二者不同的是,中科蓝讯并不像它们闯出名堂后转战品牌市场,而是依然拉扯在白牌这一主战场上,被“性价比”标签所困。

中科蓝讯动作掉队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应该归结于研发投入过少。所处于典型的技术密集型行业,技术升级更新速度较快,需要投入大量资源研发新产品以保持市场竞争力,而中科蓝讯的研发费用率,一度只有可比公司均值的三分之一。

2019年-2021年,中科蓝讯的研发费用分别是2996.27万元、5118.87万元和7677.19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64%、5.52%和6.83%,相比于可比公司2019、2020年1.14亿元、1.34亿元研发规模和16.69%、16.04%研发费用率而言,都有着巨大差距。

而今年一季度,其研发费用竟然同比再降21.29%至1289万元。在行业半导体工程师薪资大幅上涨的背景下,中科蓝讯的研发费用下滑显得十分异常,或可能是对本就不多的研发人员进行了“优化”。

野蛮生长过后,考验的是科技公司实打实的创新和产品。而研发投入明显弱于同业的中科蓝讯,未来在竞争白热化的市场中只会更加困难。

【存货风险过高,家族成员是大客户】

在诸多不利的背景下,中科蓝讯存在的其他经营隐患,更值得投资者重视。

首先是业绩下滑的连锁反应,导致中科蓝讯的存货率升高,尤其是2021年存货比例大大飙升。

存货成为中科蓝讯当前最大的风险,去年年底,其存货达到5.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58.7%,远高于同业公司,而存货周转率为2.1倍,低于同业公司。

要知道,在去年的芯片涨价大潮中,如此巨量的存货或许可以消化,但近来芯片市场急转直下,消费电子大厂砍单不停。

在产品迭代快速、寿命周期不长的行业中,中科蓝讯手中积存大量以芯片成品为主的存货,处境可以说相当不利。在此状况下,只能不断压低芯片售价,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另一个不能忽视的隐忧是,实控人黄志强家族一直对中科蓝讯保持绝对控股,而其家族成员控制下的公司,还是中科蓝讯的大客户,与之关联交易频繁。

比如,2018年,中科蓝讯的第四大客户是深圳豪之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实控人是黄志强姐姐之子黄亦亦,中科蓝讯向豪之杰销售的金额为845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的销售额的10.05%。

2019年,中科蓝讯的第五大客户是爱而普,实控人为黄志强之子黄佳希,中科蓝讯通过向爱而普销售获得了4390万元的收入,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6.81%。

而中科蓝讯昔日的大客户深圳市华胜杰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成立当年,便成为中科蓝讯的前五大客户,最新参保人数仅23人。如此一家公司,竟可以成为中科蓝讯2021年的第一大客户。

家族式的企业形态和超强的控制力,对一家上市公司而言,是未来经营中不可忽略的不确定因素。

如今,基本盘不稳固的中科蓝讯,高估值还在持续缩水。当下的窘境该如何破局,未来还有待其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