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股份归母净利润预计腰斩,财务费用侵蚀利润,新购公司成拖累?


也就是说,三元股份盈利的增长不见主营业务的影子,反而几乎都靠投资收益。

前段时间,三元股份公布了其今年上半年的预计业绩,公告显示其归母净利润近乎腰斩。

往前来看,其营收增速早已放缓,净利润增速忽上忽下,较为依赖主营业务外的收益。

同时,三元股份过高的费用支出也对净利润造成影响。

其前几年的总营业收入都无法覆盖总营业成本,直到去年才勉强达到覆盖水平。另外,三元股份还不断贷款收购公司使得财务费用增加。

而对于今年上半年业绩的下滑,有一定原因来自于其子公司的亏损。

其中今年初收购的首农畜牧并表后将业绩拖累,三元股份的太子奶集团也已经多年亏损,对其业绩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盈利预计腰斩,增速波动大】

进入七月份后,各家企业都纷纷公布了上半年预计业绩,三元股份也在不久前发布了自己的半年度业绩预告。

据公告显示,三元股份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2.6亿元左右,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为8787万元-9987万元,同比去年(法定披露数据)降幅31.54%至39.77%;同比去年(追溯调整数据)降幅达47.54%至53.84%。

此外,其预计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为8539万至9684万元,同比去年(法定披露数据)降幅30.37%至38.60%;同比去年(追溯调整数据)下降52.75%至58.34%。

从这样的预计业绩来看,三元股份归母净利润的表现明显下滑幅度较大,近乎腰斩。

其实往前来看,三元股份的营收增速已经放缓,且净利润表现也出现下滑。

数据显示,在2019年到2021年间,三元股份营收从81.51亿元下降至77.31亿元,各年增速分别为9.32%、-9.78%和5.13%,虽然2021年有所回升,但总体而言其增速明显下降。

同期,净利润方面的增速在2019及2020年分别为-25.51%、-83.58%,下降明显,但到了2021年却骤然升高为1011.72%。当然2021年的暴涨仅是昙花一现,因为今年一季度其净利润再度下滑42.72%,近乎腰斩。

值得一提的是,三元股份2021年的净利润增速骤然升高,是因为其合营公司北京麦当劳的收益暴涨有关,其贡献的投资收益达1.93亿元,为净利润做了不少贡献。

也就是说,三元股份盈利的增长不见主营业务的影子,反而几乎都靠投资收益。

而面对逐渐增速放缓的业绩,与三元股份涨高无法覆盖的营业总成本也有关。

【财务费用上涨挤压利润空间】

其实,三元股份涨高成本支出也对利润空间造成了挤压。

从前几年的年报数据可以看出,三元股份的营业总成本和营业总收入几乎持平。

2020年,三元股份的营业总收入为73.53亿元,同期营业总成本为73.57亿元,高于其营业总收入水平,而再往前的几年也是同样这种情况。

直到去年末,其营业总收入和营业总成本的差距才近乎持平,其总收入也终于达到近五年内首次能够覆盖总成本支出的水平。

而这样的情况,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三元股份起起伏伏的净利润都是受其他项目影响,而非主营业务。

在成本中,去年三元股份的销售费用为11.94亿元,占总营收的15.44%,略有升高;管理费用为3.58亿元,同比上涨7.8%;研发费用为1.18亿元,同比暴涨233%;财务费用为1.57亿元,同比略微下降。

增长的成本支出必然会对三元股份利润空间造成挤压,但有趣的是,作为唯一收窄的财务费用,其几乎全部由利息费用组成。

其实早在2017年,其财务费用仅为508.2万元,之后却一路涨高,而主要原因就是利息费用的升高。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三元股份近几年为了突破业绩增速瓶颈,不断地贷款收购公司,同时这些公司交割过来的负债也造成了利息费用的上涨。

乍一看和其他费用相比,三元股份财务费用并不是最高的,但是对于去年净利润仅有两亿多的公司来说,1.57亿元的财务费用造成的压力和吞噬的利润空间其实并不小。

【旗下公司亏损拖累业绩】

对于上半年预计下滑的归母净利润,三元股份表示,主要是受到首农畜牧饲料价格上涨和公司投资板块餐饮业务受疫情影响导致的。

据了解,早在今年一季度,三元股份净利润近乎腰斩的原因里就有首农畜牧的影子了。首农畜牧作为三元股份今年初加码的上游供应链,本想靠其增加核心竞争力,提振业绩,结果没想到并表后反倒先把业绩给拖累了。

据去年三元股份年报显示,其旗下多家公司陷入亏损,总计亏损金额达一亿多元,其中亏损程度最大的是太子奶集团。

从数据显示来看,自从太子奶并表以来,大部分年份表现都在亏损,对三元股份的业绩造成不小的影响,多方面考虑后,三元股份决定拍卖太子奶集团的股权。

前段时间,太子奶集团的股权被搬上拍卖台,同时大股东三元股份宣布不参与此次拍卖,这一决定还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

不过可惜的是,太子奶集团并没有人竞拍,最终导致流拍。一代神话太子奶如今卖身都没人要,依旧“砸”在三元股份手里,而沉寂了十年的太子奶后续可能还会继续吞噬其利润空间。